新聞熱線:0791-86847179
      
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法治江西網LOGO
 
首頁  權威發布  法治動態
專題  高層聲音  法治訪談
普法教育  法治文化  法治大講堂
法律服務  法規查詢  普法多媒體
科學立法  公平正義  守法誠信
法治政府  平安創建  法治社會
南昌 | 景德鎮 | 萍鄉 | 九江 | 新余 | 鷹潭 | 贛州 | 宜春 | 上饒 | 吉安 | 撫州

您當前的位置 : 法治江西網  >  法律圓桌

未獲博士學位起訴校方引爭議

專家建議完善學生申訴制度 進一步暢通司法救濟途徑

2019-04-15 15:01:44    編輯:黃婉瓊    新聞熱線:0791-86847179

  本期嘉賓

  顏三忠 江西師范大學法律碩士教育中心主任、教授

  王柱國 江西財經大學教授、憲法學與行政法學博士、中國政法大學博士后

  歐陽愛輝 南華大學經濟管理與法學學院副教授

  高鵬 江西農業大學法學副教授、江西宏正律師事務所律師

  李春華 廣東(深圳)穗江律師事務所律師

  柴麗杰為上海大學2014級博士研究生,他完成了校級學位授予細則規定的2篇論文指標,但是他所在的學院則規定,博士生需要在核心期刊發表至少3篇論文,因此,盡管博士論文通過答辯,柴麗杰也沒有順利獲得博士學位。多次向校方申訴無果后,他決定起訴上海大學。

  那么,高校設置學位授予硬性指標法理依據是否充足?本報特邀法律界人士共同探討。

  高校有權設置學位授予硬性指標嗎?

  按照《學位條例》規定,“學位論文答辯委員會負責審查碩士和博士學位論文、組織答辯,就是否授予碩士學位或博士學位作出決議。”那么,高校是否有權設置一些學位授予的硬性指標?

  顏三忠:根據《學位條例》、《學位條例暫行實施辦法》有關規定,學位授予要件的標準有兩個層面:一是國家標準。《高等教育法》第22條規定的“國家規定的學位標準”表明,即使沒有高校自治標準,也存在國家對學位水平的一般標準。二是高校標準。各高等學校根據各自辦學理念、教學實際情況,自行確定較高的學位授予學術標準或適當放寬學位授予學術標準,屬于“學術自治”內涵,應給予尊重。但高校制定的學位授予工作細則是對《學位條例》規定的授予學位條件的細化和具體化,而不能超越條例的原則規定。

  王柱國:高校設置的硬性指標,本質上應該不是學位授予的條件,而是申請博士學位論文答辯的條件。根據《學位條例》第6條規定,高等學校和科學研究機構的研究生,通過博士學位的課程考試和論文答辯,成績合格,達到規定的學術水平者,授予博士學位。是否公開發表核心期刊論文,并非是授予博士學位的條件;如果做出如此規定,則違背了法律的規定和精神。順利通過了論文答辯,則意味著就擁有了獲得授予博士學位的權利。

  高鵬:根據《學位條例暫行實施辦法》第25條“學位授予單位可根據本暫行實施辦法,制定本單位授予學位的工作細則”的規定,高校根據該辦法設置本校的學位授予指標,并不違反法律法規的規定。

  歐陽愛輝:高校有權設置關于學位授予的一些硬性指標。從法理上來說,學位授予權同時兼具行政權力和學術權利雙重屬性。在不與法律法規相抵觸的情況下,設置相應學位授予具體指標,屬于高校行使合理學術權利范疇。

  學院要求高于學校屬“學術自治權”?

  柴麗杰因二級學院論文指標高于學校,導致通過學位論文答辯卻未獲學位。那么,二級學院是否有權為學生畢業或學位授予設置比校方更高的要求?這屬于“高校學術自治權”范疇嗎?

  顏三忠:根據法律規定,學位授予主體是學位授予單位的高校而不是高校內部的二級學院,學位授予條件應當由所在高校制定,學院無權制定高于學校學位授予標準的條件。同時,保障考生知情權和選擇權,如果在招生簡章中沒有特別告知,而是入學后才能獲知學院制定的學位授予標準,顯然程序不當。

  歐陽愛輝:二級學院系高校下屬機構,考慮到不同學科專業的特點,高校允許其制定符合本專業特色更具體的學位授予要求本身無可厚非。但這不能簡單以“學術自治”一言蔽之。根據上位法優于下位法的基本法理,二級學院的學位授予標準不得同學校規定、國家法律法規相抵觸。故二級學院根據自身專業特色對學位授予條件進行具體化是合理的,但不得違反更高級別的學校規定以及國家法律法規。個人認為,論文是衡量作者學術水平的重要方式之一,但不是唯一的方式。對博士生學術水平的考核,應體現綜合性和全面性。若僅簡單硬性規定發表某類級別和數量的論文,難免有失偏頗。

  高鵬:《上海大學學位授予工作實施細則》應是該校授予博士學位的法定規范性文件,該細則第19條規定了能參與博士論文答辯的要求是發表兩篇核心期刊。發表兩篇核心期刊只是有資格參加博士論文答辯的要求,而不是獲得博士學位的要求,最后要獲得博士學位,必須經過上海大學學位評定委員會的決定。

   “高校”是否具有行政主體資格?

  柴麗杰的申訴在校內沒有得到回應,只能申請行政訴訟。那么,高校設置學位獲得條件是否屬于行政行為?“高校”具有行政法所賦予的行政主體資格嗎?

  顏三忠:高等教育機構是獲得法律、法規、規章的授權組織,對學生享有某些管理職能,具有行政主體資格,可以作為行政訴訟的被告,因而屬于行政訴訟的受案范圍。

  高鵬:判斷一個非行政機關是否具有行政主體資格,不能僅看單位的性質,而取決于單位行使其職責是否經過了法律、法規、規章的授權。高校頒發學位的行為,是《學位條例》中明確規定由國務院予以授權的,因此,該行為屬于行政行為,高校是適格的行政主體。

  歐陽愛輝:高校設置獲得學位的條件屬于行政行為,高校具有行政法所賦予的行政主體資格。雖然高校本身并非行政機關,但根據《學位條例》第8條的規定,“學士學位,由國務院授權的高等學校授予;碩士學位、博士學位,由國務院授權的高等學校和科學研究機構授予。”由于高校得到國務院授權授予學位,即一類經法律、法規授權成為行政主體的其他組織,其設置獲得學位的條件屬于行政行為。

  如何平衡“學術自治權”和學生權益?

  司法審查的法律依據有哪些?要遵循哪些原則才能平衡“高校學術自治權”的健康發展和學生的合法權益?

  歐陽愛輝:對于學位授予基本條件和標準,因牽涉公民受教育權,必須由法律進行明文規定,屬于法律保留范疇;對于授予條件、標準的具體細化和量化,則應當充分尊重學術自治。但這類具體細化和量化必須以不和國家法律抵觸為前提。

  顏三忠:法院對高校學位授權行為進行司法審查,必須堅持以下原則:一是尊重高校學術自主權自治權與保護學生受教育權平衡原則,既要尊重高校學術自主權和辦校自治權,防止不正當的司法干預,又要維護學生作為受教育者的受教育權。二是程序審查為主,實體審查為輔原則。司法審查重在對高校學位授予學位的行為正當程序進行審查,不能剝奪學生知情權、申辯權、救濟權。三是區別對待原則。對自治品行要件嚴格審查,對畢業要件中度審查,對學術要件輕度審查。司法若可以直接進入學術標準的實質審查,易破壞高校學術自治的底線。四是合法性審查為主合理性審查為輔。學位評價這類判斷由于是高度屬人性的,教育部門的決定往往也是不可替代的。司法機關應當審查行政主體確認行為是否基本符合法條規定,而不能無限制的對條文的內容合理性進行審查。

  李春華:制度規章的制定應合法合理。學校制定規章制度要遵守法律保留原則,符合理性與常識,不得超越法定權限和教育需要設定義務。關系學生權益的重要規章制度,要遵循民主、公開的程序,廣泛征求校內外利益相關方的意見,并遵循正當程序原則。此外,建立多元化的學生權利救濟渠道是平衡高校自主管理權與學生權利沖突的重要保障。建議完善學生申訴制度,引進具有專業性、中立性和綜合性特征的教育仲裁機制,進一步暢通司法救濟途徑。

  文/首席記者康春華

  來源:(新法制報)
相關新聞

熱點專題

網站聲明 |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網上投稿 | 隱私聲明

地址:南昌市紅谷中大道1326號 聯系電話:0791-86847386
備案號:贛ICP備15001586號 技術支持:中國江西網
法治江西網 版權所有 承辦單位:新法制報社

反恐精英1.6中文版